诗潮流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548|回复: 1

[原创] 花开彼岸芬芳来——贺三人作品合集《花之彼岸》(代序言)

[复制链接]

306

主题

7042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855
发表于 2016-12-30 10: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花开彼岸芬芳来
——贺三人作品合集《花之彼岸》(代序言)
文/李哲夫


不管诗歌有什么缺失,也不管诗歌有多少流派,更不去在乎这个时代有没有诗歌,如果没有,还要那些文学刊物做什么呢?一个国家的文化或文化遗产里,不仅仅是一种文化或一种文学表现形式吧?我想的是,不管别人怎么样的对诗歌说三道四,坚持走自己的路,坚持自己的一种理想,坚守自己热爱的诗歌阵地,没有什么不好。诗歌还是应该继续存在下去,各种文学刊物也应该继续的生存下去,尽管很艰难,坚守与执着,才是最重要的,才是值得钦佩的和褒奖的,如果都像某一些人说的那样,文学很悲哀了,诗歌很悲哀了。为什么总有人在热爱与坚守呢?至于有没有诗歌或有没有诗人,这样的话题已经说了好多年了,网络上,或文学刊物上,为什么总有那么一些新人出现呢?不叫什么诗人,就当是一个诗歌爱好者或文学爱好者吧,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写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够了,就足矣。很多时候,没必要去唱什么高调,扯什么大旗。是的,是有人说,或很多人都在说,现在根本就没有诗歌,当然也就没有什么诗人;有人说诗人下岗了失恋了(首先诗人,这不是什么工种,它也不是谁的恋人,何来下岗,自己都不喜欢的东西,自己都是朝秦暮楚,不是你自己抛弃了诗歌,是诗歌抛弃了你,文字是无情的,诗歌也是,本来就无感情可言,何来失恋?)。
诗歌不是什么总与不得志的人在一起,在诗歌的思想性与高拔与宏阔里,言志与抒怀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一些人的疏泄失意,或众说纷纭还是有些失之偏颇。诗歌在这个时代,别去与什么意义和价值挂钩,才是理性的思考和面对。诗人无利可图,诗人出版一部诗集,也是自己花钱来做一个热爱,与诗歌或文字的总结,也不用多谈什么为诗歌的繁荣,做了一次贡献。所以,完全不用去想什么地位与将来,想必古人写诗歌的时候,你能知道他们也是为了流传或将来。所以只有坚持与坚守才是最重要的。当然,时代不一样,追求或要求都是不一样的。如今的时代,早已不是诗歌可以获得名誉地位的时代了。大唐或大宋的辉煌时代,那种仅凭诗歌就可以成就一生功名业绩,以及解放之初,乃至文革后与改革之初,一些诗人在诗歌上获得的地位、声誉及相连贯的利益的时代,早已是一去不复返了。
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与经济的繁荣带来的观念的转变与更新,让诗人有更多的比较深入的思考,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让人的工作岗位从稳定的铁饭碗到现在的聘用制的随时面临解聘的压力,都会给文学或作家与诗人的生活带来强大的冲击,所以不用悲天忧人,诗歌需要题材不断的变化与更新,语言要化腐朽为神奇,只求一个坚守与执着才是真。
不管诗歌到底会怎么样,也不管诗歌的发展,到底会到那一步。我想,今天不是我要去考虑和解决的,我只说今天,说现在,说此刻的这里。我依然会去颂扬或褒奖,参加《花之彼岸》诗歌作品合集出版的诗人徐彪、何玉忠和土也,依然会为他们因为诗歌创作的执着精神而摇旗呐喊,为他们拍手叫好。
孔子屡言“诗书礼乐”,“子所雅言,诗书执礼”。在孔子的《论语》中言及“诗”者达十六、七次之多。诗以言志,礼以立身。因此,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说“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一点都不过分。
诗人徐彪的诗歌在另一种“礼”里,显示出的更多的是一种诗歌创作中的“理性”的思考。他的诗歌如《一朵花在梦中盛开》:“它肯定在暗示着什么/一次完结与另一次完结的对接/总看不到完结的最后/一朵花在梦中,它要抵达什么地方/春天,梦里的花/总会闪现眼泪在飞的情景/它之后的凋零说明了什么?/又被谁隐藏/这是我在梦里一直想要去解答的事情”。他的梦,是不是为一种缺失里的追求呢?在现实生活和大众精神情感都在发生巨大变革的时代,每个阶层或每一个人都是无法回避与只有面对的这个现实。“一朵花在梦中,它要抵达什么地方”作为他的精神情感,本体的承担者和言说者,这是这个时代的诗人不能漠视或逃避现实,能不能真实地理解并发现诗人当时的内心精神和现实境况?很多时候,我们总想去放大这个诗歌作品内涵的东西来看或分析,又感觉,从诗意与字面的含义去深入理解,会不会让我们的思想因此而丧失诗歌内核的“当代性”更多展现?对当代诗歌前景充满担忧的诗人开始有意识调整诗歌视角,试图以与时代生活并行不悖的方式关注、关心、体味、认知当代和当下,让诗歌的光芒照亮现实生活的每一天和每一个角落,即使是一个梦境,也要让它在幻影里:“总会闪现眼泪在飞的情景/它之后的凋零说明了什么?/又被谁隐藏/这是我在梦里一直想要去解答的事情”。这种对时代生活现实的反观与审视,已远非“梦境”里的那种表象而表面或肤浅地表现一个幻景中的隐痛所能涵盖的了。“春天,梦里的花/总会闪现眼泪在飞的情景”,这种充满“悲悯”与“反思”的表达,是经历了极度“个人化”写作,以及诗人试图从情感、精神和行为上让自己的写作与现实生活融为一体并进入现实生活内部以及深处,是恢复并重建诗歌与现实社会对应关系有意义的探索:“我的内心早已沸腾着树,草,岩石和白雪/晾晒在树枝上的微笑沾我的血液/我背负着山一样挺拔的责任与忠诚”——徐彪的诗《责任与忠诚》
我们是这个时代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我们的诗歌不仅要进入当代生活的关键环节,还要尽可能接近真实地为当代生活留下情感和精神的回声:“尘归尘,土归土/到最后也要彻底分开,尘在天上,土在地下/注定在尘土之间简单生活/把尘吸进肺里,送去远方/不敢说脚踏实地面朝土壤才是永远/步履蹒跚,从故乡到异乡/没有怨言,必须努力昂起头颅/也只有抬起来,才有尊严,哪怕是短暂的”。——何玉忠的诗《谁是谁的归宿》关注当代人的生活以及他们的情感或息息相关的现实及重大事件,才有可能产生影响于后世的诗学意识的复苏与觉醒的作品。“老妪小脚,也学着鸡的模样,很有趣/一边说着谁也听不懂得方言/一边熟练地驱赶着鸡群,绕过花坛/水渠/沟壑/阳光很温暖/挂在老妪的脸上,像镀了一层诱人的金黄”。—— 何玉忠的诗《都市农民》,诗人从一个侧面反映并记录当代中国的现实风貌,也从另一方面显示了当代诗歌在诗歌回归的道路上,已是有意无意地开始了对当代生活本质性的揭示。关注现实,直面人生,诗人才会具备或形成更加敏锐的感知能力和表达的可能:“秋雨里/其实我只触摸到它的肌肤/它一直都在十分遥远的地方叹息/我多想在它们的漂泊里来一次心灵的回归”。—— 何玉忠的诗《黄叶飘飞》
对当下诗人在生活上的多方位介入、多角度的思考,关注现实生活与精神的境况,让我或我们感觉到;“我隐蔽在一场薄雾里将梦境保存完好/让埋伏在体内的蚂蚁搬运诗情的种子/从坚硬的钢筋混凝土里搬出/种进渴望孕育的泥土里”——土也的诗《搬运》诗人土也的诗歌正向生活内核和深处步步逼进中的开拓与进取以及对当代生活的反观审视。其实这是源于有诗人将自己对诗歌和现实相互联系的种种思考。由此,明确无误地根植于我们所处的这个特殊时代、以及那个特殊社会阶层和特殊社会的生存现实。“那些菜肴不停地在客人面前跳着舞/一些垃圾端坐在地板上/它们的影子离开他们的肉体朝相反的方向逃离/我坐在屋子的一角/开始厌倦了那些人的演戏/经常仰头看看钉在墙上的时间”。——土也的诗《宴请》,诗歌里的这个情绪,是诗人所感受到的人所共有的精神困境,诗歌所展示的,则是这个时代所独有的迷茫,以及情感、和心灵深处最隐秘的情绪波动。这种胶合了现实人生的困惑与无奈,与当代生活真相的诗歌,直抵当代生活本相或人间万象,从而在某种程度上具备了一种反讽的意义。又如他的另一首诗歌:“付出一生的时间和精力去盖大楼/其实,想要放置的/只有芝麻那么大的梦想”。—— 土也的诗《我的一生都在盖大楼》。
我觉得这是诗人首先来源于一种对诗歌现状的思考。是什么现状的思考呢?改革开放搞活,经济发展带来社会理念的多元化,甚至泥沙俱下。生活节奏的提速,使诗人也在生活的困惑里,一个残缺的天空的尴尬处境。面对这些,我们更多的是所处时代的依依不舍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诗人更期望从普通人的生活和命运中把握时代的精神走向。
三人诗歌作品合集《花之彼岸》的出版,是三位诗人文学之路以及短短的诗歌创作历程的一次小结,这本书也很快将成为过去,展现在面前的,还是三位诗人新的生活。从诗歌文本的受众面来说,诗歌的阅读,或许会给我们一个比较直接或是受到作者本身的情思的感染和冲击。或许我们又不能直接感受到作者的那一番情绪,直接受到那些诗歌情节的感染与影响。尽管我们清楚地知道,所有的因素都因作者的情思所在。
诗歌的本质意义,不仅仅是要带来什么诗歌价值上的真正认识,对于诗歌作者而言,完美抒写,情思感触,自我的情绪与精神层面的有效传达,由此达到一种艺术的交流,对于一个真正的诗人,或者今后的诗人而言,得其一二就足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http://blog.sina.com.cn/hezefu(QQ:404567957  欢迎您支持论坛年选征稿、出版与论坛之诗歌选本邮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174

帖子

64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47
发表于 2017-2-27 11: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的本质意义,不仅仅是要带来什么诗歌价值上的真正认识,对于诗歌作者而言,完美抒写,情思感触,自我的情绪与精神层面的有效传达,由此达到一种艺术的交流,对于一个真正的诗人,或者今后的诗人而言,得其一二就足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4-5-23 22:42 , Processed in 0.04726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